love like you've never been hurt. dance like nobody's watching

酒很糟糕

我设想过很多种可能有的结局

结果却是最糟糕的那个:

没在一起,又做不成朋友

话讲了一半,也没机会再说完

我猜到你是个懦弱的人 

但我没想到你连认真讲完的勇气都没有

我说 那我是不是失去你了 

你玩笑的说是

但那一刻 你就失去我了

果然世事大多不为人所愿 

再也不要想你了

其他的我都不关心了

到了90岁的时候 我也是个不一样的老太太
涂口红 做指甲
关注天气 和流行的颜色
看最新的话痨电影 吃没有营养的小蛋糕
白天穿着裙子去沙滩晒太阳 晚上就去你的梦里
希望一直到那个时候 我都是这个世界上你最喜欢的人
但现在 我一无所知

怀念你

和过去
因为现在过的不够好

雪山女神吃的是野兽穿的是鲜花

HB外面有个湖 每天都有各种鸟啊大雁天鹅什么的
湖边有条路 压满了屎
上面一层新鲜的屎 底下一层干了的屎
我每天 都要踩着这条路去上学
湖边经常有一些矮胖的黑鸟 白色的嘴和长得像青扁豆的璞
从它们旁边经过的时候 我经常以为它们是一坨屎
因为有时候我以为旁边是鸟 扭头看的时候却是一坨真的屎

有的时候鸭子们去别处觅食 但是晚上都会回来的
它们停在湖面把头埋在翅膀里睡觉 像黑暗中静止的雕像
我看着它们 感觉身体里想要party的灵魂也要睡着了 明天没有课 周末快乐啊

我现在变得喜新厌旧

感兴趣的时间只有一点点

我开心因为见到了你
我不开心因为马上要见不到你
我有时间去看看想看的书和电影
浪费时间是这么美好的事情啊
好像除了没有钱一切都很棒

就算那些人不喜欢你

有一个 从来不吝啬说爱我 需要我 想念我的朋友
虽然我看到你的任性和负能量 可我还是觉得你可爱的要命
所以我把你的照片 放在我的小盒子里了
就算那些人不喜欢你 还有我在想你呢

带着特别明确的目的去做的事情 也限制了很多可能
可惜我才刚刚明白这个道理

我那天看到一个故事讲一个人的平静生活 边点转发边想 我一定不会过这种无聊的日子
最后还是删掉了 怕真的过上了这种无聊的日子 我也没勇气突破

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很久不睡就像喝多了酒
眼睛对不上焦 旁边人说话的声音忽远忽近
快考试的时候每天的作息都随机
一方面焦灼另一方面因为很多朋友说想我
又觉得 整个世界都在爱我
所以 看到什么好吃的就去吃咯
不要减肥啦
找不到因果关系吗 因为我太久没睡吧

你再不来我要下雪了

在这远离国内一切  包括朋友  也只有偶尔微信扯淡 还有无关痛痒的消息评论

下午的时候聊了很久的八卦 突然想起来好久没和你说过这些   和你吐槽的时候你也只是和我一起哈哈哈 

原来朋友间也有异地的尴尬 好像很久没问你最近在忙什麽 只看到你发照片 和朋友 和男友 吃了什么 又去运动 

因为你们都不在身边 所以我好像也没什么力气去做有意思的事  然后变成了俗气又无趣的人  
我也发现了这个事情 可我好...

你们的假还没放完我的学期过了一半
可能是太久没有发呆 再看自己的时候有些不能接受自己的变化
想要偷偷把以前的自己藏起来 她却跳出来指着我骂我说 傻逼快回家吧

Not all those who wander are lost

你们说的都是对的
就像你失去也会得到
可这世界上得到的尚未得到

该丧失的早已丧失

还是有种吃到屎的感觉

最终这八月还是没能迎来让人平和愉悦的结尾
所以说期待最害人
因为他从来不保证一定带来什么
给人期待也残忍
如果你不能保证给的更多
其实我也只是想和你虚度一下时光
可当发现我们还是要各自生活
站着的坐着的都是模糊的影子
我就还是有种吃到屎的感觉

如果有一只眼睛长去你身上
就不必总在推测此刻的你在忙些什么
我只是单纯的在做自己的事情 没有在想你
我没有秘密 我爱着我没有的东西
我们在时间里走路 我们还可能达到我们之外

却不敢让什么事情随便开始

因为你
聊天的时候
习惯用和你一样的标点符号

我终于知道原来我缺爱 要承认这个可真难
每个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人脑子里都住着个特拧巴的小人
小人说 你自己难受没什么 面子重要阿
小人说 要耐心阿 很多事情都是要等的
小人说 要现实阿
我真想把小人掐死

重在不为人知

你享受你的畏畏缩缩同时嘲笑别人

可你又因为贪婪而错过太多

多年不见的同学最近 破土而出
除了闲来无事 无非是看看
是不是自己过的比你好?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粉稞这种 味道像仙草 口感像年糕的东西
喔夏天 怎么能不吃冰

默默翻完了聊天记录
你要是和我一个城市?

这日子终于不再干燥的像沙
可能就是夏天连感情也发酵
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么
但就是因为考虑到太多 可能少做很多错事
也错过太多精彩
什么时候能老实习惯按部就班
等到 等到夏天过去 秋天也过去 还有什么天
你再来找我
我还在么
可能不会来找我了

Kenya time适应了很久 
球赛刚开始的order到了下半场还没上菜
7点40的比赛到10点半才开始
晚饭从清晨就开始准备 然后准备一整天
回内罗毕碰到示威游行封了整条路 
大家还不慌不忙 不一会儿卖香蕉卖水卖花生的小贩就出现了 也没有人问要等多久
马赛马拉大草原的动物也都慢悠悠的 
非洲人可能觉得我们走的太快 总是着急 总觉得连睡觉的时间都被拉长
人慢了 时间就快了
本来想净化心灵来着 可非洲人总想着怎么能多赚点儿我们的钱
是穷吗 是笨吧

何必出门 都是人挤人
每当我颓的不知人间冷暖的时候
总能及时感受到来自外界的恶意
啊 他们每个人都看起来好有目标

可我还是什么都不想做
默默滚上床
终于迎来令人焦灼的五月
复习季我的目标是
从图书馆回来不吃后街

翘了课
水了group partners
推了project
跑到厦门 走到脚断
回去就是一个死🙋
这段日子过的实在不安逸
事情多的什么都不想做
我也想有一天没有ddl
可以在寝室无所事事的过上一天
不用穿内衣不用化妆不用喝黑咖啡
叫个外卖看看美剧
下午困了就滚上床睡到不记得自己叫什么
一想到要回去
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在抗议
以至于现在困成一坨翔
and by the way
happy birthday UNNC,10 years
wish u all the best

任何事情都不会再次发生

昨天有人在我身边 大声说出你的名字
这对于我 犹如从敞天的窗口 扔进一只玫瑰
今天 当我们再次重逢
我却把脸转向墙壁
玫瑰花,玫瑰花怎会如此丑陋
难道这是鲜花?或许就是石头
为什么你 可恶的钟点
会和不必要的恐惧混杂

最受不了那些瘦的皮包骨头的人说自己是胖子了
你一百斤都不到还能一起玩耍吗
还有明明吃的炒鸡少还非说自己是吃货
你吃那点儿猫汤也好意思么 
虽然说我也是个浮夸的人吃点儿好看的也要先拍照
但是我这个人比较实在

拍的原因就是因为最后都要吃掉
那些吃完还省一大半的意识到自己这种行为不符合党宣扬的勤俭节约精神了嘛
你们这算不算挖社会主义墙角薅社会主义羊毛啊?
重点是这些人也喜欢拍照 
还要附上文字说 哇噻 好好吃哦 好撑哦
你敢比我都浮夸 回头哪天我卖锅 找你做广告好不好啊?

如何定义标准呢
可能我是不正常的 觉得
比我高的就是高
比我好看的就是好看
比我牛逼的就是牛逼
这之后发现的是
个子高的好多
美女好多
牛逼好多

生活又翻起新篇章了
魔鬼住在细节里
喔 朋友
睡吧睡吧天色还早

和周雨伞去吃了部队火锅🍲
芝心年糕和拉面
还有最后老板免费给我们加的炒饭
从火锅煮到干锅

你的食物养育着你
它是什么样的 你就是什么样的
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看到这个话题不由自主点进 看各种帅哥不经意饱了眼福 
哈哈哈哈你问我什么是直
老子不是腐女老子爱的是男人但是老子吻过的女人都快数不过来了
好吧跑题
想起以前高中时有这么一对儿基 ,俩一米八 校服的白衬衫 框镜 白白净净的
从来没见他们有什么亲密举动 至少我没见过,就光每天放学一块儿走 一个人推着车 包儿放车篮,那时候我觉得他妈的这真好
还有紫派二师姐 曾扬言要封我为蟠桃仙女,那时候他还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弯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搞基都是时尚了 好好的小姑娘总喜欢看两个大男人在一起,高三那会儿...

1 / 2

© 徐肉松 | Powered by LOFTER